暮枭

Grazie per la tua esistenza nel nuovo anno.

新年快乐!

我们期待2018的结束,就正像我们希望它来临之际的那一瞬间一样。
多少个日夜,也都这样过去了。

自戏外加宣传语C群

一个无聊的产物。算是之前送给 @秋然菌QAQ 每次给我写东西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回礼()

天气正好。
未拉好的窗帘缝隙间透过的阳光照在脸上,抬手想要遮掩住有些刺眼的光芒但未果。烦躁地闷哼一声揉着眉心的同时勉强睁开眼睛,温暖的金色将房间映得过亮从而花了较长一段时间适应光线。
因为酒精的缘故,断断续续的回忆片段闪过眼前。想到了什么,另一臂扫过身旁团凌乱的床单,却没能碰到对方。大概是对方先离开的缘故。
自嘲般扬扬嘴角手背搭在额上,拇指指尖有意无意地蹭着鼻梁上的疤痕。充沛的日光让狭小的卧室升温。
扯开盖在自己上身的毯子,让阳光沐浴在裸露的腹肌上。收臂顺势捞起匍匐于衣物上的黑猫让它蹲坐于自己胸口处,轻轻地蹭过它的毛发挠着它的下巴,看着它在阳光下亮晶晶的轮廓。目光上移飘至窗口,瞥见窗外若有若无的身影。
well-well.真他妈有趣。
将搭在额上的手撤开抓起倒扣于床头的手机并且用其中的两指夹住纸烟,没打算点燃只是将烟叼在嘴里,微曲手指指腹划开屏幕打给了她。

罚戏 关于第一次接触烟草。
————————

底特律冬日的夜晚,寒冷的风呼啸而过,将呼出的白气打散消逝于过分安静的街道间。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暗骂了一句该死的天气,再次裹紧了皮夹克。结束了乏味的泡吧,一个人孤零零地靠在大使桥附近街边的栏杆上看向远处的灯光连成朦胧的一片,在视野中失焦。

活见鬼。
谁能想得到现在的一幕幕,就好像你的人生突然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剧变。不知不觉间,全他妈的乱套了。这条该死的路,也许次日清晨这条见鬼的街就要被操蛋的仿生人堵得水泄不通。谁知道呢?二十年前它还只是个没有路灯的小路。
沉吟半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将重心换至另一只脚上挪了挪身子找到了个舒服的位置。无所事事地习惯性摸了摸衣兜——一只皱巴巴的烟,当然,总比没有强。

深吸一口冷气,一手夹住指间送到唇边将其叼住,另手从兜内掏出银色的小玩意。
拇指与中指指腹夹住打火机上半部分侧向甩腕翻盖打开,一声清晰的轻响后改用食指和中指指缝间卡住翻轴横向翻转两周擦过并起的小指和无名指,重回手掌前端握住。食指单指向下快速屈起摩擦滑轮打出火花,点燃香烟后再次向前甩腕合盖收起。
深吸了一口使烟头的火光明亮起来,点燃的烟换到右手,拇指与中指捏住抬起食指弹了弹掸掉烟灰。
并没有急着将烟从肺中吐出,单纯享受着口腔中的尼古丁以及想吹吹风而已。

想到多年前警校毕业,只身一人来到这里,这里原本只不过是一个陌生的小城市,和那些地方没什么。
而后的日子全部都是在围绕工作打转。
包括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第一次开枪、第一次受伤。
而后就是更多的加班、乐子、冷嘲热讽。
不知不觉中新鲜感的消退,这些也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仿生人、狗屁高科技的掺入,一塌糊涂的生活,失而不得,得而不惜的事,一个人的漂泊,这些好像都不过如此。

冷冽的风将两条腿冻得发僵,双指蜷起夹住所剩无几的香烟双腮内陷狠狠吸了两口快速抽完,然后抬手将烟蒂直接向海面丢去。

事实上香烟与咖啡一样,很多时候不喜欢的东西粗暴地加入又长期混在了一起就成了习惯。终于直到某一天,你才发现你突然离不开了。

Coffee, cigarette and goodbye.



——————————
顺手群宣了,欢迎加入底特律:变人【后台】,群聊号码:942423801
沉迷赌博精彩罚戏()

捞捞 语C宣传

【占tag致歉——】
日常赌博精彩罚戏上皮正剧靓丽,人好少来随手宣传一下,欢迎来玩/

欢迎加入底特律:变人【后台】,群聊号码:942423801

扔点旧戏。
.
.
.
八月中下旬的清晨,在喧嚣的城市尚未苏醒之际,抬眼俯瞰远方目光扫过层层叠叠的建筑,一切都沉浸于宁静中似乎喧嚣与之距离过远。远处只有些许微黄的光晕,全部事物笼罩于灰色稍显黯淡的薄雾中,无声地阐述着短暂的阴郁。
站在天台双臂搭在栏杆上,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雨后零碎的云在空中最低部浮动在眼前,邻近楼顶上的鸽群在围着两栋楼飞旋一周后掠过头顶。由于过分的安静,甚至可以听见它们双翅拍打的声音。
起身叹息,口中咖啡的味道根本无法散去,一脸倦容掐灭了燃了一半的香烟。
熬了整夜处理要命的文档目前为止还有一半没有完成..操他妈的,简直像柯林斯那个老混球一样讨厌。平日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安安分分等着他退休滚蛋的那一天,实际上几乎隔三差五就向自己的垃圾筐里丢他用过的纸杯。
蹙眉抬手抓了抓头发考虑到又该继续开始,扯扯嘴角不打算再过多逗留转身下楼。
.
.
.
要命的偏头痛。
把平板放在桌面上叹了口气,靠回椅背将搭在桌子上的腿对换了一下位置,闭上双眼暗骂着福勒。他妈的这么多的文件谁能在一晚上就搞定?还要亲手执笔签名,够操蛋的。
都不用环顾办公厅里还剩着多少眼睛盯着自己,能算没有活人,除了靠墙待机的塑料,妈的。扯了扯嘴角从兜中掏出翻盖打火机想活动活动僵硬的手指。
拇指与中指指腹夹住打火机上半部分侧向甩腕翻盖打开,一声轻响在安静的大厅内显得十分清晰。改用食指和中指指缝间卡住翻轴横向翻转两周擦过并起的小指和无名指,重回手掌前端握住。食指单指向下快速屈起摩擦滑轮点出火花,睁眼盯了小火苗半晌感觉到十分无聊就再次向前甩腕合盖。
收起打火机抱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打算就这么睡过去。
.
.
.
真他妈的安静。
两手插在兜内叼着燃了大半截的纸烟在街角的黑暗中挑了挑眉,审视着夜间空无一人的的街道。颇为讽刺地思索了一下这里白日时是否还像记忆中的那样汽车拥堵成一团的样子。
没有。当然没有。
哈——去他妈的高科技。即使是不爽但很快又释然,毕竟这都是什么该死的时代了,安卓、失业的流浪汉,还有比这些更寻常的东西吗。
自嘲般耸了耸肩迈步走上路灯没有亮起的街头。九月底的秋雨零星地从夜空中坠下,傍晚还在头顶上堆积的乌云却在不知不觉中被风吹碎,松散地挂在夜幕中冲刷成浅色。夜风是冷的,甚至感觉不到一星期前还尚且残存的夏的酷热。忍不住裹紧了夹克抬手捏住烟身。
深吸了一口两腮陷下使烟头的火光明亮起来,享受着烟草和尼古丁停留在肺中交织着城市薄雾的味道。很快火星再一次迅速黯淡下去,平视前方,远处朦胧的霓虹灯倒映在地面上积水而成大大小小的水洼中,水面被雨点砸得荡漾出水波将两侧建筑的倒影打乱。
而后两指指节屈起夹住才将烟雾吐出,无所谓地将烟尾弹向路旁继续向前走着踩过水洼,并不会理会溅起的雨水会打湿裤腿。
重新将手收回兜内却碰到了手机外壳。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单手从兜内掏出手机拇指划开锁屏,即使亮度有些刺眼。在雨点打在电子屏幕上晕开水迹之前回拨了未接来电,而后抬起手臂举于耳旁。
.
.
.
一声枪响。
“愣着干嘛,还他妈不快点给我追!”
转头屈膝左脚蹬地跨出右腿同时扫描小巷,嫌犯正在潜逃中,距离为十五码。
目标:销毁异常仿生人。
演算完成,用时共计五秒,最优路径生成。
任由雨水冲刷脸庞但这并不影响光学组件接收外界环境信息,仿生人不是人类,因此会更高效、更顺利地完成任务。倾身一手支撑木箱保证平衡,借力弓身蜷腿越过障碍物开始疾速追击。落地后毫不犹豫出足踏上第二层台阶,伸臂握住巷口路灯灯杆借助惯性带动身体转向。
街上阻碍增加但这同时会增大对方逃脱难度,直冲向前一脚踏入水洼抬腿带起泥水飞溅逆扬而起,同时出臂向侧推搡而开挡路的行人。侧向梳起的前额碎发因被雨水打湿粘在皮质层上,此时距离对方已缩短为十码。
前方公路车流量较为密集无法启用扫描,仅凭借传感器最直接的反馈处理动作。汽车逼近尽管已经刹车减速但仍然无法立即停止,跨步而上收步单手抚上黑色引擎盖撑起上身,调整重心收起另一边肘部下躺使自身横向滑过。已经淋湿的西服裤与钢铁表面光滑涂漆减少大部分磨擦,速度未有过多损失。两秒后伸脚落地前屈身右手手肘朝向前方,头部倾偏左侧收腹肩部着地翻滚蹬膝盖站起减少惯性以及冲击力度,做出保护型动作。目标距离自己仅为三码且再次转向进入斜巷。
径直直线前奔迈步踏上墙面助力跳转扭身直接扑倒对方,迅速松手翻滚两次手肘并用踩地弹起全身。弯腰一把抓住对方衣领揪起未给对方任何挣扎的机会直接按住对方的头将其甩向居民的窗户。
玻璃被撞碎掉落大半,再次攥住对方衣领并将对方翻转面对自己,一大片玻璃深深刺入对方眉心,蓝色钛液顺对方面颊流出并染湿自己袖口。确定对方眼中的供能光芒暗淡下去后才松手将报废的仿生躯体扔在地面之上。
闪电自上空浓郁的阴云中划过一瞬间照亮地面,忽如白昼。
借仍剩下的小半面玻璃慢慢俯身上前左右侧脸确认仪容,正身紧紧领带转身再瞥向现场一眼后无声离去。
雷声才落。
.
.
.
“Goodbye Connor.”

手指扣下,他连开了十一枪,直至弹夹打空。子弹壳被退出并从抛壳窗抛出,同时蓝血溅在了他自己的裤腿上。

他低了低头平静地审视着这一切,这并不影响手中流畅的卸枪动作。

右手握住握把,拇指按压弹匣卡笋,左手取弹匣而后顺手丢到一旁。而后将扳机护圈前端向下拉出并稍微推向一侧,抵在套筒座上。左手握套筒向后拉到定位,再将套筒后部向上拉起,借复进簧的伸张力,向前卸下套筒松开手指让它掉在地面上,并取下复进簧。
一切完毕,用时共计九秒整。

对方机体已停止运转,扫描完毕。
抬头将目光调整为平视状态,双手垂于体侧。
你失败了太多次,RK800 313-248-317-51。

任务完成。
.
.
.
天气正好。
未拉好的窗帘缝隙间透过的阳光照在脸上,抬手想要遮掩住有些刺眼的光芒但未果。烦躁地闷哼一声揉着眉心的同时勉强睁开眼睛,温暖的金色将房间映得过亮从而花了较长一段时间适应光线。
因为酒精的缘故,断断续续的回忆片段闪过眼前。想到了什么,另一臂扫过身旁团凌乱的床单,却没能碰到对方。大概是对方先离开的缘故。
自嘲般扬扬嘴角手背搭在额上,拇指指尖有意无意地蹭着鼻梁上的疤痕。充沛的日光让狭小的卧室升温。
扯开盖在自己上身的毯子,让阳光沐浴在裸露的腹肌上。收臂顺势捞起匍匐于衣物上的黑猫让它蹲坐于自己胸口处,轻轻地蹭过它的毛发挠着它的下巴,看着它在阳光下亮晶晶的轮廓。目光上移飘至窗口,瞥见窗外若有若无的身影。
well-well.真他妈有趣。
将搭在额上的手撤开抓起倒扣于床头的手机并且用其中的两指夹住纸烟,没打算点燃只是将烟叼在嘴里,微曲手指指腹划开屏幕打给了她。
.

语C再宣x。

#占tag非常抱歉
#帮忙宣传。可腐向。
#这里大多数是深夜活跃群[。]剧情人物有些还处于空白,可重皮。
#群里冷群总会有商量好互相串皮的玩法x。

以下部分对戏:

[60和51]

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自己,而此时自己却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身上的生物组件多处损坏,连移动一下身体都很困难。红色透明的悬浮窗口正将自己余下的“生命”强硬的,毫不掩饰的展现在自己眼前。
时间只剩下47秒
目光从远处尚存一息的副队长身上收回,害怕,疑惑,不甘等众多的感觉汇聚于一处,变成了不可名状的灰色情绪,遗憾的是自己现在还没有能力去处理这种感情。
“我不明白…”
受损的生物组件已经影响到了正常发声,自己的嗓音听起来像是某种老式收音机里的声音。
“明明只需要向我开枪,为什么要杀了副队长?”

右手手指停留扳机之上并未急于继续开枪,左臂收敛使指尖抚于黑色领带结之上。
微偏着头,垂着眼继续维持着开枪的姿势。额角的LED光圈不过闪动了几次,依旧散发出稳定的蓝色冷光。
犹如欣赏着对方濒死的模样。
那是真正的仿生人猎手应有的姿态。
“RK800 313-248-317-51.”
略显僵硬的机械声响起回荡于空荡的大厅内,他唤着他的编号。抬腿走近对方两步,皮鞋踏在地面上只发出两声清晰的脚步声,没有任何摩擦的噪声。
精准、高效。
检测到对象多处生物组件受损。
对方的声音因受损而模糊不清,不过他能听得清楚。
“为什么?”
冷漠的声线毫无波动,再次重复着对象的话语。
他转头,保持着手臂的动作,骇入监控。待确认骇入完毕后光圈闪动着,由蓝切转至红色。
以一成不变的表情转回头继续开口道:
“因为我就是你,Conner。”
“我知道如何让你最绝望地'死去'。”

[卡爹和52]

“如果我问你这是什么,你一定会说这是百分之多少的塑料剂、稳定剂、补图等等之类的东西。没错,这确实是,百分之百正确。”
收手,偏身对身后的52小幅度地摇晃着食指示意其并非如此。
“那是你的程序想告诉你的,人类不会了解这些,人类同你无意中摸索安德森副警长的作息时间一样,那叫学习。”
冰蓝色目光故意地迎上他棕色的双眼,又再次飘回画上。
是的,那种迷茫和懵懂——你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里面的仿生人你肯定有所耳闻,他叫马库斯。”
画面上马库斯缥缈的面孔,以及普鲁士蓝的背影。
“这是艺术,那种细腻而又刺激的画风,我喜欢的东西之一,矛盾。
而这位艺术家,有人赞扬他是继培根以后的现代艺术天才,也有人批判他实际上根本没有才华,可说是左右两极。”
讲话之时仍是面对对方。他的小动作,自己已然全部看见。于是拉长了尾音,再次将目光落回52的身上。
“你在害怕,我的孩子。”
仍是笑着,抬起两手放在胸前,如同测量两方的天秤。
“异常还是不异常,这都是你一厢情愿的叫法罢了。价值和无价值,全在你如果审视这一切的角度。《弗兰肯斯坦》上提到:因为我无所畏惧,所以我强大。正确,这是机器。而人类,正因我们有所畏惧,所以我们更加强大,也更加复杂,同样正确。”
你的过去只不过是在模拟拥有生命而已。
“Conner,而你现在,正在真切地 活着 。”

【微微歪头看着人的微笑表示不解。自己可不觉得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多好笑。扭头看向旁边的人的时候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类似于人类愤怒的情感】
(不,不可能。这不符合常理,一定是身体部件出错了。)
【干巴巴的把头扭回来,站在他的旁边倾听人的话语,不再思考这个令人感到恐慌的问题。直视面前的人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音频处理器和光学处理器传输的数据却再也无法让自己假装平静】
(恐惧。学习。)
(软体不稳定↑)
【微微张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面前人的理论,睁大双眼带着近乎惊恐的情感,努力将语气平静下来开口说着】
如果您所说的"活着"的意思指的是运行机体,那么,我是活着的。
(活着。)
(软体不稳定↑)
【额角的LED灯闪烁着危险的红光,宛若惊醒一般握了握手掌,面前红色的半透明的墙壁似乎比以前更加脆弱,无法控制机体发声器一样语气带着一丝颤抖】
我感受到了恐惧,先生……
(情感。)
这不合常理……!我不应该这样……我,我……
【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情感,抬头惊恐的盯着面前仿佛能看透自己的人,那道红色的墙壁摇摇欲坠一般立在自己和人类的面前,瞪大双眼无谓地开合着唇瓣,额角的LED灯闪烁的红色光芒在空间里显得更加刺眼】
我是异常仿生人么……?

[900和盖文]

后退两步站稳,抬手理了理自己差点被人抓乱的领子,led指示灯开始不稳定地闪着黄光。/盖文警官,我觉得跟我打架是个不合理的举动,而且如果破坏了什么东西模控生命也是不予以赔偿的。

“少他妈来这套”
径直抓着警棍打向这该死的塑料的头,但在真正打上他的时候却停止了动作。
也许是平日里一直都是欺凌这他妈雷打不动的家伙多多少少有些愧疚,或者良心不安。
....
“..操他妈的....”
咬着牙把警棍收了下来塞给RK900并且再次粗鲁地推了他一把,转身希望赶紧离开这要命的地方——妈的刚刚怎么想的为什么下不去手?]

?/看着警棍冲自己砸来下意识想要回击,却没想到并没有挨这么一下反而被推了个踉跄,退了几步才站稳,那个差点招呼在自己头上的警棍莫名其妙地被塞到了自己手上。歪歪头,led持续闪着黄光,不是很能理解他的行为,于是尝试着去分析他的情绪/盖文警官,我侦测到你的情绪不是很稳定。

反而有些恼羞成怒地回身吼他:
“你他妈的一边去别来烦我,滚开!滚远点傻逼塑料!妈的我真他妈是疯了...”
嘀咕着越走越快想甩掉这家伙,看见旁边的塑料垃圾筐就出气般一脚踢过去——鬼知道他自己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然后由于一脚踩在了借力反弹回来的垃圾筐,导致再次出丑摔倒在地上。
盖文.里德在办公室中的无理取闹而自作自受。
索性躺在地板上,拉过掉在地上的报纸盖住脸。
....好了这个脸他丢光了。]

最后非常欢迎各位来群里瞎蹦哒!
欢迎加入【DBH语c】做人好累,群聊号码:814282693

语C宣传

#占tag非常抱歉
#帮忙宣传。可腐向。
#这里大多数是深夜活跃群[。]剧情人物有些还处于空白,可重皮。

以下部分对戏:

[卡爹和52]

“如果我问你这是什么,你一定会说这是百分之多少的塑料剂、稳定剂、补图等等之类的东西。没错,这确实是,百分之百正确。”
收手,偏身对身后的52小幅度地摇晃着食指示意其并非如此。
“那是你的程序想告诉你的,人类不会了解这些,人类同你无意中摸索安德森副警长的作息时间一样,那叫学习。”
冰蓝色目光故意地迎上他棕色的双眼,又再次飘回画上。
是的,那种迷茫和懵懂——你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里面的仿生人你肯定有所耳闻,他叫马库斯。”
画面上马库斯缥缈的面孔,以及普鲁士蓝的背影。
“这是艺术,那种细腻而又刺激的画风,我喜欢的东西之一,矛盾。
而这位艺术家,有人赞扬他是继培根以后的现代艺术天才,也有人批判他实际上根本没有才华,可说是左右两极。”
讲话之时仍是面对对方。他的小动作,自己已然全部看见。于是拉长了尾音,再次将目光落回52的身上。
“你在害怕,我的孩子。”
仍是笑着,抬起两手放在胸前,如同测量两方的天秤。
“异常还是不异常,这都是你一厢情愿的叫法罢了。价值和无价值,全在你如果审视这一切的角度。《弗兰肯斯坦》上提到:因为我无所畏惧,所以我强大。正确,这是机器。而人类,正因我们有所畏惧,所以我们更加强大,也更加复杂,同样正确。”
你的过去只不过是在模拟拥有生命而已。
“Conner,而你现在,正在真切地 活着 。”

【微微歪头看着人的微笑表示不解。自己可不觉得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多好笑。扭头看向旁边的人的时候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类似于人类愤怒的情感】
(不,不可能。这不符合常理,一定是身体部件出错了。)
【干巴巴的把头扭回来,站在他的旁边倾听人的话语,不再思考这个令人感到恐慌的问题。直视面前的人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音频处理器和光学处理器传输的数据却再也无法让自己假装平静】
(恐惧。学习。)
(软体不稳定↑)
【微微张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面前人的理论,睁大双眼带着近乎惊恐的情感,努力将语气平静下来开口说着】
如果您所说的"活着"的意思指的是运行机体,那么,我是活着的。
(活着。)
(软体不稳定↑)
【额角的LED灯闪烁着危险的红光,宛若惊醒一般握了握手掌,面前红色的半透明的墙壁似乎比以前更加脆弱,无法控制机体发声器一样语气带着一丝颤抖】
我感受到了恐惧,先生……
(情感。)
这不合常理……!我不应该这样……我,我……
【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情感,抬头惊恐的盯着面前仿佛能看透自己的人,那道红色的墙壁摇摇欲坠一般立在自己和人类的面前,瞪大双眼无谓地开合着唇瓣,额角的LED灯闪烁的红色光芒在空间里显得更加刺眼】
我是异常仿生人么……?

[900和盖文]

后退两步站稳,抬手理了理自己差点被人抓乱的领子,led指示灯开始不稳定地闪着黄光。/盖文警官,我觉得跟我打架是个不合理的举动,而且如果破坏了什么东西模控生命也是不予以赔偿的。

“少他妈来这套”
径直抓着警棍打向这该死的塑料的头,但在真正打上他的时候却停止了动作。
也许是平日里一直都是欺凌这他妈雷打不动的家伙多多少少有些愧疚,或者良心不安。
....
“..操他妈的....”
咬着牙把警棍收了下来塞给RK900并且再次粗鲁地推了他一把,转身希望赶紧离开这要命的地方——妈的刚刚怎么想的为什么下不去手?]

?/看着警棍冲自己砸来下意识想要回击,却没想到并没有挨这么一下反而被推了个踉跄,退了几步才站稳,那个差点招呼在自己头上的警棍莫名其妙地被塞到了自己手上。歪歪头,led持续闪着黄光,不是很能理解他的行为,于是尝试着去分析他的情绪/盖文警官,我侦测到你的情绪不是很稳定。

反而有些恼羞成怒地回身吼他:
“你他妈的一边去别来烦我,滚开!滚远点傻逼塑料!妈的我真他妈是疯了...”
嘀咕着越走越快想甩掉这家伙,看见旁边的塑料垃圾筐就出气般一脚踢过去——鬼知道他自己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然后由于一脚踩在了借力反弹回来的垃圾筐,导致再次出丑摔倒在地上。
盖文.里德在办公室中的无理取闹而自作自受。
索性躺在地板上,拉过掉在地上的报纸盖住脸。
....好了这个脸他丢光了。]

最后非常欢迎各位来群里瞎蹦哒!
欢迎加入【DBH语c】做人好累,群聊号码:814282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