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枭

⸜( ⌓̈ )⸝

语C宣传

【占tag致歉——】
日常赌博精彩罚戏上皮正剧靓丽,人好少来随手宣传一下,欢迎来玩/

欢迎加入底特律:变人【后台】,群聊号码:942423801

扔点旧戏。
.
.
.
八月中下旬的清晨,在喧嚣的城市尚未苏醒之际,抬眼俯瞰远方目光扫过层层叠叠的建筑,一切都沉浸于宁静中似乎喧嚣与之距离过远。远处只有些许微黄的光晕,全部事物笼罩于灰色稍显黯淡的薄雾中,无声地阐述着短暂的阴郁。
站在天台双臂搭在栏杆上,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雨后零碎的云在空中最低部浮动在眼前,邻近楼顶上的鸽群在围着两栋楼飞旋一周后掠过头顶。由于过分的安静,甚至可以听见它们双翅拍打的声音。
起身叹息,口中咖啡的味道根本无法散去,一脸倦容掐灭了燃了一半的香烟。
熬了整夜处理要命的文档目前为止还有一半没有完成..操他妈的,简直像柯林斯那个老混球一样讨厌。平日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安安分分等着他退休滚蛋的那一天,实际上几乎隔三差五就向自己的垃圾筐里丢他用过的纸杯。
蹙眉抬手抓了抓头发考虑到又该继续开始,扯扯嘴角不打算再过多逗留转身下楼。
.
.
.
要命的偏头痛。
把平板放在桌面上叹了口气,靠回椅背将搭在桌子上的腿对换了一下位置,闭上双眼暗骂着福勒。他妈的这么多的文件谁能在一晚上就搞定?还要亲手执笔签名,够操蛋的。
都不用环顾办公厅里还剩着多少眼睛盯着自己,能算没有活人,除了靠墙待机的塑料,妈的。扯了扯嘴角从兜中掏出翻盖打火机想活动活动僵硬的手指。
拇指与中指指腹夹住打火机上半部分侧向甩腕翻盖打开,一声轻响在安静的大厅内显得十分清晰。改用食指和中指指缝间卡住翻轴横向翻转两周擦过并起的小指和无名指,重回手掌前端握住。食指单指向下快速屈起摩擦滑轮点出火花,睁眼盯了小火苗半晌感觉到十分无聊就再次向前甩腕合盖。
收起打火机抱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打算就这么睡过去。
.
.
.
真他妈的安静。
两手插在兜内叼着燃了大半截的纸烟在街角的黑暗中挑了挑眉,审视着夜间空无一人的的街道。颇为讽刺地思索了一下这里白日时是否还像记忆中的那样汽车拥堵成一团的样子。
没有。当然没有。
哈——去他妈的高科技。即使是不爽但很快又释然,毕竟这都是什么该死的时代了,安卓、失业的流浪汉,还有比这些更寻常的东西吗。
自嘲般耸了耸肩迈步走上路灯没有亮起的街头。九月底的秋雨零星地从夜空中坠下,傍晚还在头顶上堆积的乌云却在不知不觉中被风吹碎,松散地挂在夜幕中冲刷成浅色。夜风是冷的,甚至感觉不到一星期前还尚且残存的夏的酷热。忍不住裹紧了夹克抬手捏住烟身。
深吸了一口两腮陷下使烟头的火光明亮起来,享受着烟草和尼古丁停留在肺中交织着城市薄雾的味道。很快火星再一次迅速黯淡下去,平视前方,远处朦胧的霓虹灯倒映在地面上积水而成大大小小的水洼中,水面被雨点砸得荡漾出水波将两侧建筑的倒影打乱。
而后两指指节屈起夹住才将烟雾吐出,无所谓地将烟尾弹向路旁继续向前走着踩过水洼,并不会理会溅起的雨水会打湿裤腿。
重新将手收回兜内却碰到了手机外壳。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单手从兜内掏出手机拇指划开锁屏,即使亮度有些刺眼。在雨点打在电子屏幕上晕开水迹之前回拨了未接来电,而后抬起手臂举于耳旁。
.
.
.
一声枪响。
“愣着干嘛,还他妈不快点给我追!”
转头屈膝左脚蹬地跨出右腿同时扫描小巷,嫌犯正在潜逃中,距离为十五码。
目标:销毁异常仿生人。
演算完成,用时共计五秒,最优路径生成。
任由雨水冲刷脸庞但这并不影响光学组件接收外界环境信息,仿生人不是人类,因此会更高效、更顺利地完成任务。倾身一手支撑木箱保证平衡,借力弓身蜷腿越过障碍物开始疾速追击。落地后毫不犹豫出足踏上第二层台阶,伸臂握住巷口路灯灯杆借助惯性带动身体转向。
街上阻碍增加但这同时会增大对方逃脱难度,直冲向前一脚踏入水洼抬腿带起泥水飞溅逆扬而起,同时出臂向侧推搡而开挡路的行人。侧向梳起的前额碎发因被雨水打湿粘在皮质层上,此时距离对方已缩短为十码。
前方公路车流量较为密集无法启用扫描,仅凭借传感器最直接的反馈处理动作。汽车逼近尽管已经刹车减速但仍然无法立即停止,跨步而上收步单手抚上黑色引擎盖撑起上身,调整重心收起另一边肘部下躺使自身横向滑过。已经淋湿的西服裤与钢铁表面光滑涂漆减少大部分磨擦,速度未有过多损失。两秒后伸脚落地前屈身右手手肘朝向前方,头部倾偏左侧收腹肩部着地翻滚蹬膝盖站起减少惯性以及冲击力度,做出保护型动作。目标距离自己仅为三码且再次转向进入斜巷。
径直直线前奔迈步踏上墙面助力跳转扭身直接扑倒对方,迅速松手翻滚两次手肘并用踩地弹起全身。弯腰一把抓住对方衣领揪起未给对方任何挣扎的机会直接按住对方的头将其甩向居民的窗户。
玻璃被撞碎掉落大半,再次攥住对方衣领并将对方翻转面对自己,一大片玻璃深深刺入对方眉心,蓝色钛液顺对方面颊流出并染湿自己袖口。确定对方眼中的供能光芒暗淡下去后才松手将报废的仿生躯体扔在地面之上。
闪电自上空浓郁的阴云中划过一瞬间照亮地面,忽如白昼。
借仍剩下的小半面玻璃慢慢俯身上前左右侧脸确认仪容,正身紧紧领带转身再瞥向现场一眼后无声离去。
雷声才落。
.
.
.
“Goodbye Connor.”

手指扣下,他连开了十一枪,直至弹夹打空。子弹壳被退出并从抛壳窗抛出,同时蓝血溅在了他自己的裤腿上。

他低了低头平静地审视着这一切,这并不影响手中流畅的卸枪动作。

右手握住握把,拇指按压弹匣卡笋,左手取弹匣而后顺手丢到一旁。而后将扳机护圈前端向下拉出并稍微推向一侧,抵在套筒座上。左手握套筒向后拉到定位,再将套筒后部向上拉起,借复进簧的伸张力,向前卸下套筒松开手指让它掉在地面上,并取下复进簧。
一切完毕,用时共计九秒整。

对方机体已停止运转,扫描完毕。
抬头将目光调整为平视状态,双手垂于体侧。
你失败了太多次,RK800 313-248-317-51。

任务完成。

语C再宣x。

#占tag非常抱歉
#帮忙宣传。可腐向。
#这里大多数是深夜活跃群[。]剧情人物有些还处于空白,可重皮。
#群里冷群总会有商量好互相串皮的玩法x。

以下部分对戏:

[60和51]

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自己,而此时自己却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身上的生物组件多处损坏,连移动一下身体都很困难。红色透明的悬浮窗口正将自己余下的“生命”强硬的,毫不掩饰的展现在自己眼前。
时间只剩下47秒
目光从远处尚存一息的副队长身上收回,害怕,疑惑,不甘等众多的感觉汇聚于一处,变成了不可名状的灰色情绪,遗憾的是自己现在还没有能力去处理这种感情。
“我不明白…”
受损的生物组件已经影响到了正常发声,自己的嗓音听起来像是某种老式收音机里的声音。
“明明只需要向我开枪,为什么要杀了副队长?”

右手手指停留扳机之上并未急于继续开枪,左臂收敛使指尖抚于黑色领带结之上。
微偏着头,垂着眼继续维持着开枪的姿势。额角的LED光圈不过闪动了几次,依旧散发出稳定的蓝色冷光。
犹如欣赏着对方濒死的模样。
那是真正的仿生人猎手应有的姿态。
“RK800 313-248-317-51.”
略显僵硬的机械声响起回荡于空荡的大厅内,他唤着他的编号。抬腿走近对方两步,皮鞋踏在地面上只发出两声清晰的脚步声,没有任何摩擦的噪声。
精准、高效。
检测到对象多处生物组件受损。
对方的声音因受损而模糊不清,不过他能听得清楚。
“为什么?”
冷漠的声线毫无波动,再次重复着对象的话语。
他转头,保持着手臂的动作,骇入监控。待确认骇入完毕后光圈闪动着,由蓝切转至红色。
以一成不变的表情转回头继续开口道:
“因为我就是你,Conner。”
“我知道如何让你最绝望地'死去'。”

[卡爹和52]

“如果我问你这是什么,你一定会说这是百分之多少的塑料剂、稳定剂、补图等等之类的东西。没错,这确实是,百分之百正确。”
收手,偏身对身后的52小幅度地摇晃着食指示意其并非如此。
“那是你的程序想告诉你的,人类不会了解这些,人类同你无意中摸索安德森副警长的作息时间一样,那叫学习。”
冰蓝色目光故意地迎上他棕色的双眼,又再次飘回画上。
是的,那种迷茫和懵懂——你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里面的仿生人你肯定有所耳闻,他叫马库斯。”
画面上马库斯缥缈的面孔,以及普鲁士蓝的背影。
“这是艺术,那种细腻而又刺激的画风,我喜欢的东西之一,矛盾。
而这位艺术家,有人赞扬他是继培根以后的现代艺术天才,也有人批判他实际上根本没有才华,可说是左右两极。”
讲话之时仍是面对对方。他的小动作,自己已然全部看见。于是拉长了尾音,再次将目光落回52的身上。
“你在害怕,我的孩子。”
仍是笑着,抬起两手放在胸前,如同测量两方的天秤。
“异常还是不异常,这都是你一厢情愿的叫法罢了。价值和无价值,全在你如果审视这一切的角度。《弗兰肯斯坦》上提到:因为我无所畏惧,所以我强大。正确,这是机器。而人类,正因我们有所畏惧,所以我们更加强大,也更加复杂,同样正确。”
你的过去只不过是在模拟拥有生命而已。
“Conner,而你现在,正在真切地 活着 。”

【微微歪头看着人的微笑表示不解。自己可不觉得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多好笑。扭头看向旁边的人的时候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类似于人类愤怒的情感】
(不,不可能。这不符合常理,一定是身体部件出错了。)
【干巴巴的把头扭回来,站在他的旁边倾听人的话语,不再思考这个令人感到恐慌的问题。直视面前的人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音频处理器和光学处理器传输的数据却再也无法让自己假装平静】
(恐惧。学习。)
(软体不稳定↑)
【微微张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面前人的理论,睁大双眼带着近乎惊恐的情感,努力将语气平静下来开口说着】
如果您所说的"活着"的意思指的是运行机体,那么,我是活着的。
(活着。)
(软体不稳定↑)
【额角的LED灯闪烁着危险的红光,宛若惊醒一般握了握手掌,面前红色的半透明的墙壁似乎比以前更加脆弱,无法控制机体发声器一样语气带着一丝颤抖】
我感受到了恐惧,先生……
(情感。)
这不合常理……!我不应该这样……我,我……
【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情感,抬头惊恐的盯着面前仿佛能看透自己的人,那道红色的墙壁摇摇欲坠一般立在自己和人类的面前,瞪大双眼无谓地开合着唇瓣,额角的LED灯闪烁的红色光芒在空间里显得更加刺眼】
我是异常仿生人么……?

[900和盖文]

后退两步站稳,抬手理了理自己差点被人抓乱的领子,led指示灯开始不稳定地闪着黄光。/盖文警官,我觉得跟我打架是个不合理的举动,而且如果破坏了什么东西模控生命也是不予以赔偿的。

“少他妈来这套”
径直抓着警棍打向这该死的塑料的头,但在真正打上他的时候却停止了动作。
也许是平日里一直都是欺凌这他妈雷打不动的家伙多多少少有些愧疚,或者良心不安。
....
“..操他妈的....”
咬着牙把警棍收了下来塞给RK900并且再次粗鲁地推了他一把,转身希望赶紧离开这要命的地方——妈的刚刚怎么想的为什么下不去手?]

?/看着警棍冲自己砸来下意识想要回击,却没想到并没有挨这么一下反而被推了个踉跄,退了几步才站稳,那个差点招呼在自己头上的警棍莫名其妙地被塞到了自己手上。歪歪头,led持续闪着黄光,不是很能理解他的行为,于是尝试着去分析他的情绪/盖文警官,我侦测到你的情绪不是很稳定。

反而有些恼羞成怒地回身吼他:
“你他妈的一边去别来烦我,滚开!滚远点傻逼塑料!妈的我真他妈是疯了...”
嘀咕着越走越快想甩掉这家伙,看见旁边的塑料垃圾筐就出气般一脚踢过去——鬼知道他自己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然后由于一脚踩在了借力反弹回来的垃圾筐,导致再次出丑摔倒在地上。
盖文.里德在办公室中的无理取闹而自作自受。
索性躺在地板上,拉过掉在地上的报纸盖住脸。
....好了这个脸他丢光了。]

最后非常欢迎各位来群里瞎蹦哒!
欢迎加入【DBH语c】做人好累,群聊号码:814282693

语C宣传

#占tag非常抱歉
#帮忙宣传。可腐向。
#这里大多数是深夜活跃群[。]剧情人物有些还处于空白,可重皮。

以下部分对戏:

[卡爹和52]

“如果我问你这是什么,你一定会说这是百分之多少的塑料剂、稳定剂、补图等等之类的东西。没错,这确实是,百分之百正确。”
收手,偏身对身后的52小幅度地摇晃着食指示意其并非如此。
“那是你的程序想告诉你的,人类不会了解这些,人类同你无意中摸索安德森副警长的作息时间一样,那叫学习。”
冰蓝色目光故意地迎上他棕色的双眼,又再次飘回画上。
是的,那种迷茫和懵懂——你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里面的仿生人你肯定有所耳闻,他叫马库斯。”
画面上马库斯缥缈的面孔,以及普鲁士蓝的背影。
“这是艺术,那种细腻而又刺激的画风,我喜欢的东西之一,矛盾。
而这位艺术家,有人赞扬他是继培根以后的现代艺术天才,也有人批判他实际上根本没有才华,可说是左右两极。”
讲话之时仍是面对对方。他的小动作,自己已然全部看见。于是拉长了尾音,再次将目光落回52的身上。
“你在害怕,我的孩子。”
仍是笑着,抬起两手放在胸前,如同测量两方的天秤。
“异常还是不异常,这都是你一厢情愿的叫法罢了。价值和无价值,全在你如果审视这一切的角度。《弗兰肯斯坦》上提到:因为我无所畏惧,所以我强大。正确,这是机器。而人类,正因我们有所畏惧,所以我们更加强大,也更加复杂,同样正确。”
你的过去只不过是在模拟拥有生命而已。
“Conner,而你现在,正在真切地 活着 。”

【微微歪头看着人的微笑表示不解。自己可不觉得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多好笑。扭头看向旁边的人的时候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类似于人类愤怒的情感】
(不,不可能。这不符合常理,一定是身体部件出错了。)
【干巴巴的把头扭回来,站在他的旁边倾听人的话语,不再思考这个令人感到恐慌的问题。直视面前的人将他的动作尽收眼底,音频处理器和光学处理器传输的数据却再也无法让自己假装平静】
(恐惧。学习。)
(软体不稳定↑)
【微微张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面前人的理论,睁大双眼带着近乎惊恐的情感,努力将语气平静下来开口说着】
如果您所说的"活着"的意思指的是运行机体,那么,我是活着的。
(活着。)
(软体不稳定↑)
【额角的LED灯闪烁着危险的红光,宛若惊醒一般握了握手掌,面前红色的半透明的墙壁似乎比以前更加脆弱,无法控制机体发声器一样语气带着一丝颤抖】
我感受到了恐惧,先生……
(情感。)
这不合常理……!我不应该这样……我,我……
【再也无法掩盖自己的情感,抬头惊恐的盯着面前仿佛能看透自己的人,那道红色的墙壁摇摇欲坠一般立在自己和人类的面前,瞪大双眼无谓地开合着唇瓣,额角的LED灯闪烁的红色光芒在空间里显得更加刺眼】
我是异常仿生人么……?

[900和盖文]

后退两步站稳,抬手理了理自己差点被人抓乱的领子,led指示灯开始不稳定地闪着黄光。/盖文警官,我觉得跟我打架是个不合理的举动,而且如果破坏了什么东西模控生命也是不予以赔偿的。

“少他妈来这套”
径直抓着警棍打向这该死的塑料的头,但在真正打上他的时候却停止了动作。
也许是平日里一直都是欺凌这他妈雷打不动的家伙多多少少有些愧疚,或者良心不安。
....
“..操他妈的....”
咬着牙把警棍收了下来塞给RK900并且再次粗鲁地推了他一把,转身希望赶紧离开这要命的地方——妈的刚刚怎么想的为什么下不去手?]

?/看着警棍冲自己砸来下意识想要回击,却没想到并没有挨这么一下反而被推了个踉跄,退了几步才站稳,那个差点招呼在自己头上的警棍莫名其妙地被塞到了自己手上。歪歪头,led持续闪着黄光,不是很能理解他的行为,于是尝试着去分析他的情绪/盖文警官,我侦测到你的情绪不是很稳定。

反而有些恼羞成怒地回身吼他:
“你他妈的一边去别来烦我,滚开!滚远点傻逼塑料!妈的我真他妈是疯了...”
嘀咕着越走越快想甩掉这家伙,看见旁边的塑料垃圾筐就出气般一脚踢过去——鬼知道他自己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然后由于一脚踩在了借力反弹回来的垃圾筐,导致再次出丑摔倒在地上。
盖文.里德在办公室中的无理取闹而自作自受。
索性躺在地板上,拉过掉在地上的报纸盖住脸。
....好了这个脸他丢光了。]

最后非常欢迎各位来群里瞎蹦哒!
欢迎加入【DBH语c】做人好累,群聊号码:814282693

赌局。

Alex x Eagles。
百分之百妥妥的糖,请放心食用。
短文,毕竟是从戏里整理出来的,后来写出来的并不多。
顺便....有等级限制:一个吻。

以下正文,喜欢的请点击♡,顺便评论一下。催更也可以x。

---------------------------

有时候爱情不是因为看到了才相信,而是因为相信才看得到。赌局中,赌徒因为金钱的相互吸引从而聚集于一处,贪婪地扇动着鼻翼,似是嗅到钞票的香气。
这种场景多的是。

所以有些人一夜暴富,有些人不仅只赌光了衣物,还搭上了性命。
充满致命的诱惑。

曼陀罗。
我的心因你而笑。



该死。Alex那个家伙还不来。

扎着发色为灰的单马尾女士有些郁闷地用双手操纵着刀叉,切下盘中美食的一小块下来送入口中品尝着。今天的鱼柠檬汁滴少了。她皱了皱眉。
正巧,酒吧的木门被推开,男子裹挟着室外温热的夏风走入室内,提着手提箱。箱子看起来很重,毕竟那是赌徒剩下的满桌赌码所兑换成一箱子的钞票。他哼着小调,似乎是心情不错。很容易猜出他一定是刚刚赢了一场,用他的话就是“捞了一大笔并榨干净了油水。”
还像个不正经的高中生。她沉思着对方走路的模样,即使他们都早已毕业离校了好几年。Alex上课从来都是踏着上课铃即将结束的最后一秒走入教室,他将两分钟前的预备铃当作耳旁风,将讲台上压着怒火几欲爆发的教授当作空气人。
“呦,我看见你妹妹了。”
他并没有直接入座至Eagles面前而是将箱子放在黑曼巴脚下,再转过身手中多了一瓶柠檬汁调剂。
“感觉没你可爱。”
“啊?我妹妹?”
女士见到期待已久的男子终于到来却说出这番话,仿佛受了巨大的惊吓一般差点被鱼刺卡住。顿了顿伸手接过柠檬汁撒了一些在鱼身上顺手把刀叉摆正。
“我都几年没见到她了!快和我说说她现在怎么样了,拜托。”
有些嫌弃地用余光扫了一眼有些得意扬扬的那头狼。
“顺便,你可真是个风流倜傥的家伙。”
Alex轻笑几声。
“是的,你知道么”
他转身拿起邻桌一瓶威士忌,一手化为狼爪径直拧开瓶盖随后仰头喝下一半。
“家人不能卷入战争。你最好和她那一派的人说说,否则事情就不会很妙了。”
Eagles撇了撇嘴。
“我一点儿也不想她卷入这种麻烦的事情。”
略有些焦躁不安的转动了一下手腕,随后起身从冰柜拿了几罐可乐坐回桌自己的位置。这头狡猾的狼。即使很多时候他都会用看好戏的眼光对付他周围的一切,但是至少话语还是理智而可靠的。
“既然如此,开完会之后我是不可避免的要去见她一趟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边说着边拉开易拉罐拉环,二氧化碳气体涌出的声音令人愉悦。
“再说一句,你吃过饭了吗?空腹喝酒并不好。”
发色为极浅的白金色的狼摆了摆手。
“吃过了。不过那可算了吧,我不想看着手足相杀。就像狼群争夺首领权一样。”
Alex抽了抽狼耳轻瞥着烦躁拿着易拉罐的对方。
“大小姐,如果你需要打手。”
又懒洋洋地再喝下一口威士忌。
“乐意奉陪。”

“你居然愿意对我妹妹动手?”
女士皱着眉看着搭档,口中的话语与心中的想法重合在了一起。
“也许我找错了搭档也说不定?不过万一她真的对我动手....还是需要你的帮助。”
不过语气轻松愉快,开着Alex的玩笑,哪怕真的有这么一点想法,这头恶狼。Eagles再次拿起叉子,将鱼肉塞进嘴里咀嚼,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将有些担忧的声音掩盖起来。
而Alex直接用伸出的一只狼爪勾住一块鱼肉随后送入口中。半眯着血色枣核状狼瞳轻嚼着鱼肉,尖锐的犬齿撕扯开每一丝鱼肉而后吞入腹中。颇为享受般舔了舔唇角。
“嘿,又换厨师了。黑曼巴很谨慎,他几乎过些日子就要换一次,当然包括有时候我为他做那些‘封口处理’。”
他的铁质双翅搭在椅子背上,一侧狼耳偏了偏指向不远处的黑曼巴与琳。
“亲人啊。赌徒最需要的不是金钱,更不是赌到押上内裤。而是亲情。”
再次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随后握着威士忌瓶子瓶颈灌下一口。
“像我们这种有坚定立场疯狂的赌徒不多了,一半是由于再也赌不下去而自杀。而另外一部分,就是甚至将亲人作为赌注看着自己的最后一部分被自己亲手葬送。”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亲情,在游戏中只会起到干涉作用,就连自己的爱人,也如此。”
耸了耸肩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看向对面的搭档。
“黑曼巴有自己的爱人,这可能预示我们的失败。但是——”
“除了他,又会有谁懂得‘驯服恶狼’呢?”
“你知道的,我对赌博没有丝毫兴趣。”
Eagles顿了顿,颇为可惜般看着盘子中的鱼骨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午后的阳光顺着玻璃窗探进来,照在木地板上,有一种别样的安逸、祥和。她知道,这层薄纸即将被捅破,那些不安便如潮水涌上来,将一切淹没。
“不管怎么样,我的目的只有一个——过上所有人都奢求的幸福的日子。可是,如果为了达成那个目标而把自己的亲人都埋葬,岂不是,太悲哀了?一点也不幸福啊。所以才要成为你说的赌徒。真是令人心寒呀。”
“无论什么都有可能预示着我们的失败,不是吗?既然我们是为了这样的理想而奋斗,那么达到战无不胜的条件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连亲情都没有的人,确实就是冷血无情的机器,也只有机器才会与机器为伍,那么机器们创造的胜利,对人类可不实用啊。”
那么,如果我的妹妹已经忘了我,那么她已经就是这样麻木的机器了。
金色眼眸暗淡了不少。她从自己口中说出的言论应发的联想却反过头来,几乎就要将自己压不过气。
“唉。”
Alex不再懒散地斜坐着翘着二郎腿,而是直起上身坐好,双手握住一起放在桌子上。
“人类会在晚上变成野兽吗?人类会因此展开一看便是没必要的杀戮么?对的,你的妹妹只是机器,她与我们最主要的区别就是她已经没了灵魂。然而历史都是骸骨堆积而成的,我们已经不是人类了,女士。”
对方恶劣地轻笑起来凑近对方面孔,极淡的白金色发相衬双眸愈发血红,正如那伊甸园娇艳欲滴的红苹果,发出动人心魄的光芒。
“没有赌徒就没有富豪,可如今世界依旧如此。可怜的穷人、富得流油的富人。”
半垂着狼毛睫羽掩饰了不少双瞳流露而出的凶光,颇有一副为恶狼睥睨着猎物,玩味般舔着唇角的模样。
“可别忘了,我们都是怪物啊。”
松开手指交叉的双手,伸出一只手指描了描对方的鼻尖,沿下直至唇线。
“而胜利与否,又和我们短暂的生命相比,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最终都会被历史遗忘。亲爱的,你说你对赌博没有兴趣,可是已经身不由己地加入了。我看你——乐在其中吧。”
起身凑近对方耳畔旁,耳语般笑道。血红色双眸带着笑意对上对方金黄色双眸,两只手撑在桌子上,以防失去平衡。
“我可是,兴奋得很啊。”
“啧。你的眼里只有三种人:以前的死人,现在的死人,未来的死人。”
Eagles对于自己搭档挑逗般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懒得反抗,眼神空落落的像是缺了一块。
“原来我一直以为的真理,是如此的不堪入目。感谢你今天对我的说辞,Alex。赌博有风险,参与须谨慎——可是几近一无所有的我们,还要担心什么风险?也许你是正确的,我真的乐在其中,毕竟风险和回报不成正比啊。”
“不过,你听说过一个定律吗?它的名字简单明了——‘赌棍的灭亡’。具体内容也一样,就是说只要一个赌徒永无休止的赌下去,那么即使他的赌术再高明,结局也只有输的连内裤都不剩。你有没有想过,假设这个定律,在我们血雨腥风的‘赌博’中实现的话,会怎样呢?世界毁灭?我并不是很在乎。”
她的语言模棱两可令人琢磨不透,金色的瞳孔像是小孩子之间进行的博弈那般死死盯着搭档奇异的血红色瞳孔。
“也许我们不应该这样疯狂下去了,我建议你做个明智的赌徒。”
默许了对方的动作,不过他见势地收了手。Eagles把剩下的可乐喝干扔进垃圾桶,又打开一罐。
Alex大笑了几声后撤回了身子,但是不忘吻了下搭档的额头。
“你知道吗,你和你妹妹唯一有一点太像了,没什么情趣。你谈过恋爱吗,小伊?”
将搭在椅子上的腿撤开随后站在木地板上,因为看到了黑曼巴的离开前去酒吧后面的秘密会议室自然玩乐就不得不终止。
“我也不怎么在乎,但有一点你错了。”
笑着朝后面退着步子,张开双臂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我是见死人太多了,但是,我的眼中还有你。”
转身跟向黑曼巴,片刻又转回头看向对方。
“多接触点坏小子吧,亲爱的搭档。待会儿再来找你。”
“你是长的挺好看的,性格我也很满意。可惜了,我就是不怎么想和你谈恋爱..亲爱的?”
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学着自己搭档的口吻说到。酒吧中没什么人,也就肆无忌惮地大声对他喊了一句。
“我当然没谈过恋爱啊!”




“摊牌吧。”
Alex似是稳操胜卷地对她说道。
“我本来想让你先。”
“不,女士优先。”

Eagles叹了口气。也许一开始加入这局可恶的德州扑克就是个天大的错误。她从公牌中挑出三张与自己的底牌组合在一起理了理顺序,而后无奈地把牌一摊,后背靠回椅背上。Alex赌博手法很厉害,自从在高中把桥牌社赢了一遍之后,“老赌徒”这外号便自然而然扣在对方头上。
“顺子。”
扑克牌展现在Alex眼前的是花色不一的一组标准5至A的顺子,而她有些忐忑的等待对方摊牌。
从刚刚跟了他的押全注开始,就已经祈求他只是装模作样,甚至是狺狺狂吠地叫嚣。

不过满盘皆输。

“手气真不错,新手,我以为你会输的更惨一点。”
Alex咂咂嘴将放在一旁的那叠扑克牌一手抓了回来,随即摊开一张黑桃10。缓缓地推向桌面中心,同时望着对方金色眼眸咧着嘴角笑着,露出了尖锐的犬齿。
“第一,从来都不要低估风险。在未知的情况下绝对不能贸然把手伸进兔子窝,因为咬你的不一定是毒蛇,还可能是头卡在里面的狼。”
他将手收回又将黑桃J翻出,仍是重复刚才的动作。
“第二,不要因为所谓的勇气而去放手一搏,老天喜欢和人开各种笑话。”
再次将手收回去,指尖捏住一张黑桃Q,似是笑盈盈地抛在黑桃J的上面,而后起身靠近对方,弯下腰凑近对方的面孔。
“第三,从对手的行为中分析出他的心态,而后就能大致猜出对方牌的好坏。”
他左手握着最后未翻过来的两张票放于身后背着,而右手弯起一只手指轻轻挑起对方一缕没有扎起的灰色长发。
“第四,沉迷赌局亲爱的伊格尔斯女士,赌博很危险,还有我不得不提醒你,你下了全注....即使那是我的钱你也是赌输了。”
玩味般放下对方的头发,抛出一张黑桃K扔到桌上,似乎终是玩腻了,右手背会身后左手两指夹住黑桃A。纸牌边缘贴上对方下颌,并使对方微微抬起头,四目相对。
“第五,我说了输了可是有代价的。”
“一个吻,如何?”
皇家同花顺。

“啊...”
她愣愣地看着对方依次摊开的纸牌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皇家..同花顺?”
“哦不好意思我胃疼又犯了回去休息一下再见——”
她侧头闪开纸牌,对于对方循循善诱说出的言语看样子没有注意其实全都细细聆听,在他好不容易说完之后转身欲逃却被对方一把捉住拉了回来。
“...一个吻?”
回头看着和自己距离不到两公分的亮丽红瞳叹了口气,勉强同意一般的点了点头。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啦...呜..”
委屈地瞥了一眼对方犹豫不决,不过最终对他勾了勾着手指。
“来吧来吧。”

而后Alex随手丢下那张黑桃A走上前,轻轻揽过Eagles的腰,坏笑着弯着嘴角,蜻蜓点水般吻了一下面前垂着双眸那人的唇角。


tbc。
-----------------------

黑桃A:mmp。